您所在的位置:双廊网>教育>和赌场有关的名字 - 从塑化剂到甜蜜素 酒鬼酒为何屡屡闹“鬼”

和赌场有关的名字 - 从塑化剂到甜蜜素 酒鬼酒为何屡屡闹“鬼”

2020-01-11 18:54:09

和赌场有关的名字 - 从塑化剂到甜蜜素 酒鬼酒为何屡屡闹“鬼”

和赌场有关的名字,实名举报的总代理石磊,与酒鬼酒的关系可以追溯到12年前,而双方间的矛盾,四年前就已初现端倪,为何直至今日才撕破脸皮?

 

临近年关,正值投资者们热烈讨论“未来十年,喝酒还是吃药”之时,一则“甜蜜素事件”犹一记惊雷,迅速在白酒圈炸开,态势直逼七年前那场“塑化剂”风波,主角恰巧又是酒鬼酒。

12月20日,酒鬼酒“54°500ml老酒鬼酒”总代理石磊向湖南湘西市场监督管理局实名举报,该系列酒鬼酒非法添加甜蜜素。酒鬼酒随即反驳,称石磊“因与公司发生经济纠纷,意欲谋求不正当利益”而举报,且“公司禁止添加甜蜜素,也从未采购过甜蜜素”。

对此,石磊称“深表遗憾”,质疑酒鬼酒并未直接回应其向媒体、监管部门提供的3份权威检测报告,而是“避重就轻”,希望酒鬼酒公开检测。”

▲石磊声明截图。

甜蜜素是一种常用甜味剂,系《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中明令禁止在白酒中使用的添加剂,摄入过量会对人体肝脏和神经系统造成危害。但不排除企业为降低成本、改善产品口感人为添加,或购入了含甜蜜素的白酒为原料生产加工所致。

为稳住股价,酒鬼酒连夜发布第二份澄清公告,披露更多双方过往就该系列酒的争议与处理细节。目前双方各执一词。12月24日,据澎湃新闻消息,湖南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当日下午在长株潭范围内开展抽查行动。

受此事件影响,12月23日酒鬼酒(000799.SZ)一字跌停,市值蒸发近13亿元,但12月24日股价小幅上涨。

前总代“反目”

“本公司从未采购过甜蜜素,也从未向54°500ml老酒鬼酒中添加甜蜜素。石某手中的54°500ml老酒鬼酒产品于2012年生产,为石某独家定制产品,在出厂时符合国家食品安全相关标准和规定。”

第二份澄清公告,酒鬼酒选择正面“硬刚”石磊,言下之意是:2012年生产的该酒批次,是在石磊自己手里出问题的。

公告同时称,将请市场监管部门对公司市场流通产品全面检验。且酒鬼酒还特别指出,此前部分媒体在报道中提及的“个别员工私自添加甜蜜素”,也请提供线索材料。

▲石磊提供的检测材料,图片来自网络。

有关事情的由来,据酒鬼酒简述,2012年4月19日,石磊控制的北京来今雨轩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来今雨轩”)与酒鬼酒签订《买断产品总代理合同》,独家定制并销售54°500ml老酒鬼酒产品。此后,石磊以3000万元先后购买总计125624瓶该系列酒,平均238.8元/瓶。据《金融投资报》消息,该酒市场价及最低批发价分别为799元/瓶、439元/瓶。

2013年2月,石磊以市场环境不好为由,要求酒鬼酒免费提供40吨同款酒水作为市场建设支持。为此,2014年4月至2015年3月,公司陆续生产8万瓶54°500ml老酒鬼酒(40吨酒水)无偿赠送给石磊。

根据酒鬼酒公告,2015年12月,石磊再次要求酒鬼酒赠送8000瓶54°500ml老酒鬼酒,遭到公司拒绝。彼时,正值中粮入主后,酒鬼酒新任管理团队上位时期。

2016年初,石磊表示有分销商反馈该批次酒存在添加甜蜜素问题。“为规范市场秩序、提振渠道信心”,酒鬼酒提出对经销商存有疑虑的2013年前所有库存产品予以退换及合理赔偿。

石磊遂要求以238.8元/瓶结算价赔偿125509瓶54°500ml老酒鬼酒(其中51300瓶为2012年购买批次,74209瓶为2015年酒鬼酒赠送批次),总价值为2997万。同时,他提出以200元/瓶的标准,对前述所有产品因未能实现销售可能造成的损失及其在广告投放等方面发生的费用作出赔偿。

酒鬼酒则表示,无法对赠送产品与本公司产品无关的广告费提供赔偿。

据酒鬼酒在公告中所称,石磊向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法院仅判决酒鬼酒对2012年生产的54°500ml老酒鬼酒按238.8元/瓶结算价进行赔偿,具体金额以石磊实际退货数量为准。

至今,石磊未按生效判决退货,其表示,“未退货是为了采取下一步法律诉求。虽然法院有了判决,但是并没有确认这批酒是不是有问题。如果对这批酒的质量没有定论,我就无法根据合同约定来追诉我的损失。”

什么样的历史遗留问题?

细读酒鬼酒的澄清公告,双方矛盾自2015年底便初现端倪,为何直至今日才撕破脸皮?

其次,中粮酒业作为酒鬼酒公司大股东,事发后对媒体表述的“属于历史遗留问题”,仅仅是因为54°500ml老酒鬼酒是在中粮入主酒鬼酒之前的产品这么简单吗?

其实不然,早在2007年,酒鬼酒便与石磊发生关联,且这中间还牵扯到一个关键人物,即酒鬼酒的灵魂人物黄永玉。

据公开资料,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酒鬼酒横空出世。著名画家黄永玉以其天才艺术的灵感,给予了“酒鬼”这个幽默而神秘的名字和“酒鬼”独特的麻布口袋外包装。

此后,酒鬼酒命运发展的每个阶段,几乎都有黄永玉站在身后。现在酒鬼酒大力推行额高端“内参”系列酒,当年也是由黄永玉命名而来。可以说,黄永玉就是酒鬼酒品牌最大的故事。

而对于黄永玉与石磊之间的关系,据雪球用户“五迷”爆料,2004年湖南美术出版社出版过一本《黄永玉的柒柒捌捌》,公开资料显示石磊参与撰文。

其次,石磊旗下来今雨轩2010年与茅台合作推出的高端收藏级十二生肖系列,背后也是由黄永玉设计,“大概可以理解为替黄永玉实现艺术变现的公司”。

2007年6月21日,黄永玉将酒鬼酒“麻袋陶瓶”包装设计者知识产权,有价转让给石磊所控制的文化公司。同年6月28日,石磊又将此知识产权无偿转让给酒鬼酒,但约定酒鬼酒此后在订购“酒鬼酒新版知识产权”新版酒鬼酒包装物时,无论采取何种确定供货商的方式,石磊的包装公司均享有在同等供货条件下的优先权、知情权。

▲黄永玉设计的酒鬼酒麻袋陶瓶,图片来自网络。

据酒鬼酒历年财报数据显示,石磊旗下湖南金泉包装印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泉”)曾多年位居酒鬼酒前5大供应商。其中,2012年,酒鬼酒向金泉采购总金额为5642万。但因“塑化剂风波”后,次年,酒鬼酒销量直线下跌,公司向金泉的采购金额也逐步下滑。直至2014年彻底跌出5大供应商之列。

对此,2016年8月25日,石磊旗下公司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解除2007年上述知识产权转让合同,因理由不充分、证据不足被驳回。

“五迷”猜测,自2014年中粮入主酒鬼酒及2016年彻底更换公司领导班子以来,不再坚守过去的“约定”让石磊公司有优先生产包装的权利;其次,公司大力清除贴牌产品聚焦高端内参,中端红坛、传承三大单品战略等,均直接影响了石磊的利益。

而双方迟迟没有撕破脸,一则赔偿方案没谈拢的情况下,还有碍于黄永玉的面子;二则自2012年的“塑化剂风波”后,酒鬼酒品牌一直处于品牌恢复期,只怕是再经不起第二次大的波折。

但无论何种原因,这背后,不可否认的是酒鬼酒本身存在供销关系混乱等管理隐患。

15亿目标有点悬?

“渠道反馈酒鬼酒旗下内参系列全年目标已完成,全年有望迈过15亿元收入目标。”国金证券早前有报告显示。

2019年前三季度,酒鬼酒完成营业收入9.68亿元,同比增长27.34%,再加上每年第四季度是白酒销量的旺季,若无此次“甜蜜素”事件影响,公司冲刺15亿元,完成全年26%的增长应该问题不大,但如今看来,有点悬。

▲酒鬼酒近年来业绩情况。

食品安全问题是食品生产企业的命门,酒鬼酒曾在这上面栽过大跟头。

2012年11月19日,媒体报道酒鬼酒塑化剂超标2.6倍。此前连续两年业绩增势高达70%的酒鬼酒自此一蹶不振,跌至A股白酒板块底部。

那次事件被称为行业“地震”,据估算,媒体曝光当日,两市白酒股总市值共蒸发近330亿元。

就在酒鬼酒身陷囹圄之时,中粮集团整体接收中国糖业酒类集团母公司华孚贸易的股权,酒鬼酒正式迎来新主人。

随后几年,在中粮的支持下,酒鬼酒业绩逐步回温。大力推行大单品战略,聚焦品牌,并加大营销投入力度,特别是趁着今年白酒消费整体向好的大趋势下,还大胆推行涨价,力求跻身高端白酒品牌之列。

11月中旬,公司对旗下52度500ml内参酒提价20元/瓶。52度内参酒是酒鬼酒核心单品之一,之前的终端零售指导价为1499元/瓶,与53度飞天茅台价格一样。

其后,学习茅台推出高端生肖系列酒。如最先问世的内参己亥猪年生肖酒,售价1999元/瓶,限量生产1万箱、销售限量6000箱、发展客户数量不超过60家。这是公司旗下售价最高的产品。且对外介绍称,以后每年都会出一款生肖酒。

然而,市场还未来得及验证酒鬼酒高端品牌之位能否坐稳,酒鬼酒却再次陷入信任危机。

不过资本市场似乎反应不大,在12月23日一字跌停后,12月24日,酒鬼酒盘中出现拉升,收盘报35.61元,上涨1.05%。

兴村门户网站

作者:匿名 

© Copyright 2018-2019 butmobile.com 双廊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